番外:勾夫手记(大结局下)

涩涩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番外:勾夫手记(大结局下)

    “那你跟我道歉。”

    “老婆,我错了。”简非离就有点奇怪了,他都已经道过歉了,这是之前的没听够?

    “没听见,景栾你听见你爹地说什么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景栾立刻向英子表决心,刚刚他可是站在爹地那边的队伍里以自己被左安谦给绑架了诳来了妈咪,现在爹地已经抢到了妈咪,他要是再不倒戈向妈咪,妈咪会拧他的耳朵的,以妈咪的手劲,那可疼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不傻,他现在就选妈咪。

    简非离欲哭无泪,儿子跟他不是一条心了,但是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老婆,我错了。”这一嗓,象是借个喇叭喊出来的,超高音的。

    英子这才满意了,“还不快走。”经过了这么些天,那天有多大的火气此刻都已经消弥了,这些天简非离做了什么她都知道,再冷的心也被他的作为给捂热了,不过是不好意思回头罢了,经过这么一遭,她还不借个台阶下了,难不成还要离婚吗?

    于是,简非离抱起英子大步就走了出去,全程,完全把景栾给抛下了。

    景栾抚了抚受伤的小心脏,一付他再也不管他爹地的小模样,“左安谦,小爷饶了你了,你走吧,恕不远送。”

    左安谦撒腿就走,他现在是能离景栾有多远就多远,不然,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景栾给算计了,这小破孩太精明了,他玩不过这小破孩。

    解决了老爸老妈的老大难问题,景栾回去了隔壁,舒服的跳到秋千上,优哉游哉的荡起了秋千,那姿态,惬意极了。

    同时,打开了手表对赖续续的手机发了一条语音出去,“续续阿姨,你什么时候出现呀,景栾想死你了。”瞧瞧他才多大点的孩子呢,刚操心完老爹老妈的事情,现在又要操心二叔的,唉,现在的人呀,越老越不省心,全都要他这个做小辈的出手,他还小,他容易吗?

    赖续续早就醒了,不过手机才开机,一开机就看到这条讯息,便回道:“哪里见你?”

    “XXX酒店大门口,嗯嗯,就这样吧,我忙,两个小时后在那等你。”那个时候他爹地载着妈咪的车队怎么也把大部队带到XXX酒店了。

    然后举行中式的婚礼。

    他把时间算计的刚刚好。

    估计今天的婚礼要办一天的流水席,没办法,简家认识的人太多,黑道白道哪个道上的都有,况且这么些年简家在T市从来没举行过什么大喜事,但是之前从老爷子到他爹地和二叔却随了不少的礼,所以,那些以前收过礼的哪有不来的道理呢。

    送请柬都送到手软了。

    不过,简景栾今个可没打算见赖续续,他今个就乖乖的做爹地妈咪的伴童,至于赖续续,他交给二叔就好了,直接就把内容消息截给了简非凡,“二叔,后面就看你的了,小栾我很忙,再打扰我,你就不是男人了。”连自己想要的女人都搞不定,那他从此鄙视简非凡那个二叔。

    简非凡看到信息后满意的笑了,他的大侄子果然靠谱,有戏了。

    两个小时后。

    XXX酒店。

    赖续续下了公车沿着人行横道慢慢走过去,简非凡早就等在那附近了,远远看到赖续续的时候,他的呼吸一紧。

    才分开也没几天,却就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而赖续续明明才一个多月的小腹还很平坦,可他此刻就觉得那个小东西已经鼓起了赖续续的肚子,他很想上前摸摸赖续续的肚子摸摸小东西,可是这会子路两边的人很多,他怕吓到她,她一逃,万一撞上了车就不好了。

    赖续续等呀等,等了半天也不见简景栾,便又打开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小栾,你在哪儿?”

    “我在忙,今天可能没时间见你了,你先回去好吗?对不起。”景栾很认真的道歉,他真的错了,他设计他的续续阿姨了。

    “好吧。”赖续续明白今天是简非离和英子大喜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整个T市都轰动了,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这场轰动的婚礼,所以景栾忙是很正常的,她原本也想要进去参加婚礼的,可是昨晚她发短信给景栾了,她说她不想见到简非凡,所以,就不进去了,就见景栾一面就好了。

    却没想到景栾‘走不开’,她是白来了。

    落莫的转身,赖续续重新又上了公交车。

    不远处,简非离立刻启动了一辆绝对低调的不起眼的小面包跟了上去。

    于是,半个小时后,他亲眼看到赖续续下了公交进了那个熟悉的小巷子。

    远远的一步步的跟进去,越走脸越黑,蠢女人明明在这里被劫过,居然还不要命的又住了进来。

    女人的世界原谅他真的是一点也不懂。

    只是想到自己的女儿跟着她住在这样的地方,不由得更心疼了。

    直到跟到了目的地,看到那辆熟悉的小破楼,看到赖续续走了进去,简非凡这才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了上去。

    赖续续满腹的心事,还在犹豫肚子里的小东西是要还是不要呢,所以丝毫不知道身后多了一个跟班,她拿着钥匙开门走进去,正要关门,一道身影利落的就闪了进去,然后,身子便被抱了个满怀。

    正要惊叫,一只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小嘴,“续续,是我,非凡。”

    赖续续立刻惊慌失措的摇头,“不要,你走,你走。”她很怕简非凡,他不爱她,也不喜欢她,若是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他一定要她做人流的,可她还很想要这个孩子呢,要不是因为经济的问题,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生下来的。

    她这两天都在考虑要怎么赚钱怎么生孩子怎么养孩子,简非凡真的不能剥夺她的孩子,她不干。

    “怕什么?”简非凡终于松开了她的小嘴,两臂利落的打横一抱,便将她抱到了怀里,坐到了小房间窄窄的床上,她在他的大腿上,“你怕什么?我不会吃了你的。”

    “我……我……”赖续续语结,她实在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再看到简非凡,看来,他是跟踪她跟过来的。

    那就是简景栾那小子做的了。

    原来,她着了景栾的道。

    怪不得景栾不见她,是让简非凡来见她了。

    “你……你来干什么?”

    “我大哥结婚,我怎么也要带自己的孩子去参加大哥的婚礼吧,走,我们一起去。”

    “你……你都知道了?”听到简非凡这样说,赖续续的眼睛瞪圆了,此时再回味他说过的话,难道他认定了他们的孩子了?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用力的咬了咬唇,再咬了咬,好疼,那就是没听错了。

    “嗯。”

    “你……你跟踪我是不是?”忽而就觉得她去医院检查那天好象有一个人一直跟着自己,只是她当时觉得自己可能是眼花了,现在越想越觉得那个人就是简非凡的人。

    “呃,那不是跟踪,那是关心。”

    “……”赖续续无语凝噎,能大刺刺的把跟踪说成关心的,除了简非凡不做第二人选,太无良了,好久,她才无奈的道:“你先放开我。”

    “你先答应我保住这孩子。”

    “不行,我养不起。”

    “我来养。”

    “我不想未婚先孕,让我的孩子一辈子遭人唾弃。”

    简非凡立刻低头看赖续续的肚子,再藏个一个月不成问题,“好,那大约一个月后我们举行婚礼,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不亚于我哥我嫂子那样的婚礼的,怎么样?”

    赖续续抿唇,不吭声。

    见她不吭声,简非凡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其实你要现在结婚也行,只是太仓促了,到时候太寒酸了委屈你,所以我想来想去可不想象我哥上次逃婚婚礼现场那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了,一个月足够我准备了。”

    小屋里还是静静,赖续续还是不吭声。

    简非凡就急了,“续续,你不答应吗?”顿了一下,见赖续续还是死咬着唇,他顿时就道:“我打个电话让人送过来玫瑰花什么的,我补一个求婚仪式行不行?”

    “不行。”

    “呃,你这是在拒绝我?”简非凡俊脸微沉,他这样的求婚了,小女人居然还不答应,是他不够诚心吗?

    “一朵玫瑰花要四块钱呢,浪费。”

    “那你就是同意喽?”简非凡顿时心花怒放。

    “不是,我有问题要问你。”

    赖续续仰起小脸,认真的看简非凡。

    “你从前说过你不喜欢我,你只喜欢喻色一个,那你现在是为了孩子娶我的,对吗?”

    “为了你也为了孩子,不想你未婚先孕被人瞧不起,也不想孩子生下来的身份尴尬了。”

    赖续续又咬了一下唇,好吧,算他会说话,没有全说是为了孩子不管她,“你不喜欢我,是不是?”

    “是,我不喜欢你,也不爱你,但是,我也不讨厌你,你是除了喻色之外唯一一个不让我讨厌的女人,这两天我想过了,既然一个人一辈子很孤苦,为什么不给自己找个伴呢?我虽然不爱你,可是我会给你一个做丈夫应该给妻子的所有的一切,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赖续续赫然想起了简非凡带她去看过的那场电影,心里头顿时一阵暖,他若是想要真心待她,那一定是极好的。

    那时他也不爱她,却带她去看了电影,还是包场的,只有他和她。

    他没有说他是因为喜欢她才要娶她的,这反而让她更踏实。

    至少,他不骗她。

    至于,他以后会不会爱上她,她不知道。

    但是她爱他,却是真的。

    而他,只爱一个喻色,那是他永远也无法企及的一个女人了。

    那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呢?

    为什么不给自己肚子里的小东西一次机会呢?

    再三的权衡,赖续续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一年后。

    简景菲的百日宴。

    景栾抱着这已经玩了一百天的大玩具,美滋滋的穿梭在人群中。

    简晓菁已经会走了,此时正蹒跚的跟在简景栾的屁股后面,乐颠颠的扯着他的衣角,俨然简景栾是她的大丈夫的小模样。

    喻色和季唯衍远远看着,失笑的摇摇头,不由得叹息道:“这孩子还是一直都喜欢景栾。”

    “可不是嘛,看来我家沁沁是真的没希望了,唉!”一旁的江君越越发的感慨,同时搂了搂蓝景伊,“老婆,给咱家姑娘赶紧找个比景栾更厉害的。”

    “呃,那在英子的肚子里吧,还没出生呢,不急找。”

    “你知道我老婆怀的是儿子?”简非离一张脸已经沉了,他已经有了景栾了,那小子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他常常头大,这现在,他就想英子给他生个女儿,一个象简景菲似的粉嫩小公主。

    “对呀,是儿子,上次我陪她去医院已经检查过了。”

    简非离赫然想起那天英子好象是哭过了。

    不过她只说她是看电视剧看的,现在想起来,自家女人也一定是失落又怀了个儿子吧。

    完了,看来这第二胎板上钉钉又是男孩了。

    算了,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孩子,第一个没有经历过从怀上到生下到长大的种种,这一个,他不会再错过了,是个小子也好,正好让他重温一下景栾没出生到现在这样大的成长经历,那样,他才是一个完整的爹地。

    想开了,他便走向了英子,“老婆,别灰心,等生完了这胎,咱再生一个。”怎么也要生一个女儿才可以。

    英子一拳挥过去,“你当我是猪呀?”

    “不敢,你是我老婆。”

    英子这才露出笑意,“快看,续续出来了,辣妻呀,这菲菲才百天,她的身材就那么火爆了,一点都不显胖。”低头看她自己,英子自己都嫌弃自己臃肿的身材了。

    赖续续手挽着简非凡走出来,随着简非凡得体的微笑,与众人致意,一颦一笑间自有一种邻家女孩的韵味,很迷人。

    轮到简非凡致辞了。

    赖续续安静的听着,他是她眼里最好的男人,没有之一。

    求婚的时候他说他不爱她,但他说过他会给她最好的一切,这一年多,他做到了,他给了她穷其从前经历的二十几年都没有经历过的幸福。

    是的,她很幸福很幸福。

    当初嫁给简非凡的时候是一场豪赌,走到今天,她赌赢了。

    阵阵的掌声全都在赞美简非凡的致词,要结束了,她等着他下来再陪着他一起向亲朋好友敬酒,忽而,就听见那个男人对着所有的观众和听众说到,“续续老婆,我爱你,或者,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你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替身,你就是你,是我的续续老婆。”

    那一刻,赖续续泪流满面。

    身旁的嫂子陌英子拍了拍她的背,妯娌两个如亲姐妹们的抱在一起,此生,她们生是简家的人,死是简家的鬼……

    番外终。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