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大结局,轮回!

秣陵别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胜了!

    陆元抬头看天,天空很蓝,白云很白。

    这时候的天空,真像是自己初入华山,第一次抬头看天空。

    恍恍间,这似乎是一个轮回。

    而周围一片的寂静。

    旁边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荒古,似乎已经永恒不败,永远无敌,他的力量令天地崩塌,他的雄威令纪元颤抖。

    但是这样的人物,却败了。

    如果是败在融合了命运和道字真身的陆元手下,大家也就认了,这样的结果也可以接受。

    但事实上,不是。

    事实的结果是无数最卑微的生命抗争,陆元把无数卑微生命的抗争汇集在一处,使得荒古的永恒之门剥落,最后产生了这样的结果,使得万世之枭雄的永恒之主荒古,也饮恨在陆元的剑下去了。

    永恒与卑微!

    一个无限之强,一个随手可灭的最底层。

    却可以互相的克制。

    真是,无言以对。

    情何以堪。

    陆元长叹了一口气:“这一战既然打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时候结束了。”陆元的剑已发归鞘,而此时也没有打算用剑,随手一指弹出,此时的陆元实力已经凌驾在荒古永恒之主时之上,一指弹出,佛古文明之主那超强的防御,武古文明之主怎么也攻不破的防御,却轰然而碎。

    不死文明之主想逃,陆元弹弹的弹了一指,刚才的一指仅仅只是一指,而现在的一指却是剑之指,哗,不死文明之主轰然碎成了一团血雾,但是在远处又有一个不死文明之主出现,这就是不死文明之主的不死之身。

    陆元的眼神稍稍的认真了一些,剑依然未出鞘。

    双手成剑指。

    不停的弹出剑指。

    哗哗哗哗。

    十道剑指弹出。

    不死文明之主终于死了,他所谓的不死,是一种相当特殊的本事,可以在短时间内死七次不为死,一旦到八次便是真死。之前的天地之间,包括当年的剑古以及祖龙,没有一个人有本事短时间内杀死他八次,到了荒古有能力做到这点的时候,不死文明之主相当干脆俐落的投降臣服于荒古之下。

    而现在,陆元也有这个能力了。

    所以,他号称不死的文明之主,瞬间死亡了。

    仙古文明之主大惊,在他大惊之时,燕苍天已经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燕苍天淡淡的说道:“你不该分心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分心。”仙古文明之主带着一些遗憾,轰然的化成了粉碎,就此飞灰烟灭。

    而此时永恒天宫这边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其实已经输了,这些人更是心无斗志,不知多少人立即扔下武器:“我们投降。”

    “我们投降。”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用陆元管了。

    接下来的事可不少,收编战俘,把血腥味重的,以及杀了反荒党太多人的,为虎作伥的全部的就地格杀,至于那些也只是在荒古王朝混口饭吃的那种到不必为难,这是相当细致的工作,这种细致的工作自然是交给法古文明之主,以及武古文明之主这两位做。

    还有一桩事情,则是剑古文明的重立。

    原来是剑之文明,现在当然要重立剑古文明,毕竟剑道现在的力量太强了,有一个前无古人,后来来者,念天地之忧忧,独怆然而泣下的陆元,还有一个十八纪元的燕苍天,外加上一个十纪元的周清玄。

    其它古文明,都没有这么给力。

    陆元顺手一个剑花,养吾神剑回了鞘中:“燕师兄,剑古重立便靠你了吧。”

    燕苍天亦是一个剑花归了鞘中,相当冷淡的说道:“我没兴趣。”说罢便飘然远去,其实也正常,燕苍天无情无爱,无儿无女,所钟爱的唯有一剑,这样的人怎么有兴趣去管重立剑古文明的一些麻烦事,当剑古真正重立,要他回来做些指导课,偶尔提点下后辈,这到正常。

    陆元看向周清玄,周清玄在拉着二胡,二胡声忧忧:“你另找他人吧。”

    无奈啊,陆元才发现,当了永恒之主后,其实也有很多无奈,比如现在,无论是燕苍天还是周清玄,都懒得去做重立剑古文明的具体事项。陆元只有将手一扬,瞬间将绾绾和师妃仙提升到了一纪元的实力,其实她们二人的实力都相当接近于一纪元,陆元才可以这样的直接提升。

    天空将要降下天劫,陆元长喝一声:“天劫退散。”

    轰!

    天劫还真的就此退散。

    这就是超越了荒古的伟力,可以把天榜第一第二的绾绾和师妃绾直接提升为一纪元,旁边不知多少人看呆了眼,太强了吧。其实陆元也知道,便是自己这种事也不可能多做,因为这违背了天地意志。

    只是没法,不提升她们二人到一纪元,剑古文明重立的麻烦事情真没有人去做,陆元本身是懒得做。

    绾绾和师妃仙都处在惊喜当中,由天榜巨头升到一纪元,这种感觉可完全不同。

    陆元对她们二人说道:“剑古文明的重立便交给你们去做了。”

    “是。”绾绾和师妃仙到不反对做这种事情,其实以她们的实力要重立剑古文明也确实不能够,但是背景太大了,有陆元这尊超级大神在,哪个人敢得罪她们二人,那真是觉得自己活得命长差不多。

    尘埃,终于缓缓的落定……

    至此之后,天下太平。

    天地之间,有五大古文明。

    其中,以剑古文明居首,余下的四大古文明,分别是法古文明,武古文明,龙古文明,凤古文明。

    再次之则是二十多个一般文明。

    每一个文明都各有一段统治区域。

    同时,由于在战荒古那一战碰到了最底层的力量,使得任何文明都不敢小瞧底层力量,善待底层。

    同时,荒古被杀那一年,称为新纪元元年……

    新纪元五年,陆元设下诛恶榜。

    设下一个分身在那里,只要有恶事,恶事到达一定等级均可以来报。

    然后以这个分身前去诛杀。

    至此之后,天下恶人大减。

    诛恶榜震骇恶人之心,天下之人,大部分人拍手称快。

    天地之间,正气为之一清……

    新纪元十年,陆元和云袖雪诞下一子,名为陆云。

    新纪元十五年,陆元和云袖雪诞下一女,名为陆芷苡。

    又,陆元和钟灵,小青关系暖昧……

    这是新纪元二十年的一个春天。

    域外。

    一座山上。

    草地上。

    一个青年正躺在草地上面,这个青年躺的地方正好有些树荫,这个青年前方有着一条山溪,山溪中有鱼儿快活的动着,这个青年的身前有着一杆钓杆,青年在钓着鱼,但显然这青年的钓鱼水平很成问题。

    鱼一直不上钩,这青年到也不急,不知由哪儿弄来了一瓶酒,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酒的味道不错,清咧爽口。

    “好酒。”这青年咋巴下舌头,酒有些流在下巴上。

    “要有些下酒的菜就好了。”这青年喃喃的说道。

    “下酒菜来了。”一道声音说道。

    “烤兔子,烤好的兔子来了。”另外一道声音传来。

    一个面如君子的青年,和一个肥胖的青年,两人由远极近。

    在肥胖青年的身后,扛着三只才烤好的兔子。

    肥胖青年落坐之后,扔了一只给一开始的懒散青年,一只面如君子的青年,尔后才说道:“陆元,你说你现在也是天上天下第一人,怎么不去做些天下天下第一人应当做的事,比如把无数的妹子,比如建立最强大的王朝,比如去练什么绝世的神功。”

    那个懒散的青年笑了笑:“叶圆你个死胖子,如果你是天上天下第一人,你会不会去做这些事?”

    “废话,当然不会,我又不是闲得无聊,有这个时间,好好的吃顿烤肉,喝顿好酒多美。”肥胖青年说道。

    “是啊,你不会,我当然也不会。”懒散青年不以为意的耸肩说道。

    那个面如君子的青年哈哈一笑:“我原来听过一个故事,一个渔夫除了打渔就是睡懒觉,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努力,渔夫反问努力干吗,最后才发现努力回来,有再大的财富再大的权势,也只是躺在阳光下睡懒觉,陆元,你就是那个渔夫,练了这么久的功,结果又和十来岁一样,窝在一个地方睡懒觉,喝醉酒。”

    “这就是一个轮回吧。”懒散青年不以为意的说道。

    是啊,轮回。

    自己本来就从来没有大志,不停的去拼去搏只是为了守护,最后自己终于守护住自己要守护的一切。

    现在,是时候轮到自己偷懒了。

    天空好蓝,白云好白,就像自己少年时代。

    可惜的是,师傅李元白永远的去了,自己的命运可以拉回生机已绝的人,但是死了这么久的人却无法拉回来。其实也无所谓,生死各有命,又岂能管得了那么多。

    痛快的喝酒,自在的睡觉。

    人生最大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安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