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如果你要以死相逼,那便死吧

淡看浮华三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报!”

    “报!”

    “报!”

    正当石凤岐要弯腰行礼,完成最后一拜,与苏于婳真正地结成夫妻之时,一道嘹亮的声音响彻云宵地传来,打断了他。

    众人回头看向太子府外,要看一看是谁敢在这种时候破坏太子的婚事。

    众人看到一个浑身带血,脸上还有伤的士卒疯了一般冲进来,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手中拖着一个竹筒,封了火漆,冲进来之后,猛地跪倒在石凤岐面前:“前方战事告急,请太子殿下立刻决断!”

    “前方战事?”石凤岐混沌的大脑猛地清醒,前方何时起的战事?又怎会告急?

    他接过士卒手中的竹筒,拆了火漆取出其中的加急密函快速一看,面色大变。

    “出了什么事!”隋帝喝问道,他倒要看看,什么的事能让这场婚事中断!

    “云梁失守,瞿如与石磊的大军被阻断,此刻云梁是孤军无援,正被商夷大军围剿,不出半月,即将被攻破!”石凤岐快速地总结了了下,把信递给隋帝。

    隋帝看完信之后,猛地看向鱼非池。

    鱼非池捧着那盏茶依旧慢慢喝着,像是感受到隋帝的目光,她抬头迎上。

    放下茶盏,她走到隋帝跟前,带着甜美的残忍:“我说过,我不同意。”

    “鱼非池!”隋帝气得大拍桌子猛地站起来,怒视着鱼非池:“你竟敢拿我大隋疆土做赌!”

    “陛下最好让我们立刻拿出方案来解决此事,否则,延误了战机,那大隋的疆土,才是真的要失守了。”鱼非池无视着隋帝的勃然大怒,平淡淡,清泠泠地说道。

    “鱼非池!”隋帝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我近日来对前线战事研究颇多,很有心得,此次失守亦在我预料之内,自然也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过若是晚了,我不保证这准备还有用。陛下您看,我们是不是最好立刻商议此事?”

    鱼非池无畏无惧地看着隋帝,就像当年她的悍莽一样,没什么是她怕的,没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只要把她逼到绝境处,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如果你要病死,那便去死吧!

    不是我给你喂的毒,不是我逼你去死的,你病成这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在一步步逼我!

    既然是你逼我在先,便怨不得我反击!

    不忠不义又怎么样,无恶不作又怎么样?

    你们比我高贵得了多少,你们用的手段比我磊落得了多少,你们难道指望着我无声无息任由你们欺凌吗!

    不可能,我鱼非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活得如此窝囊!

    她看向隋帝的眼神坚定果决,那样坚定的力量像是有巨大的磐石定在她眼神之中,无人可以撼动半分,她决意要反,便无人能拦!

    石凤岐震惊地看着鱼非池,为了让自己不娶苏于婳,她都做了什么?

    “今日婚事作罢,立刻商议此事,无关人等,即刻出府!”石凤岐立刻脱掉了身上的喜服,高声喝道。

    他不明白鱼非池这么做的原因,但是他知道,鱼非池这么做,是不想他成亲,只要她有一点点这样的念头,这样的想法,石凤岐就会立刻帮她完成后面的事,他说过,只要鱼非池开口,他立刻就可以走。

    满室贵客不知其然,听了太子这声逐客令,什么都不敢问,便呼啦一声作鸟兽散,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太子府,不过几眨眼的时间,就立刻清静下来。

    太子府里的红绸寂寞地飘动,就像是留客一般。

    客留不住,留下的只有满室狼藉。

    太子的婚事办成这样,大概是要贻笑大方的,苏于婳这个女子的婚嫁之事被毁得如此彻底,对她的名声怕是也会不好。

    不过哪里重要呢?苏于婳也从来没在意过这些东西。

    不过哪里会内疚呢?苏于婳也是这场类似谋杀一般的婚事的帮凶。

    既然大家都不干净,何不索性一锅端了算了,他们未必对自己仁慈过,自己又何需一直怜悯他人呢?

    一直怜悯,那是庙里菩萨的活儿,鱼非池不好抢人风头。

    苏于婳自己揭了红盖头扔到一边,又脱了凤冠扔到地上,最后脱了霞帔,也丢到了地上。

    神色淡淡,动作从容,并不为她的婚事被人搅黄了而有所动气的样子,就像她也从来没把这门婚事看成是自己的人生大事一样。

    她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士卒,冷笑道:“苏游,想不到你现在已经为我小师妹做事了。”

    士卒抬起头,眼中带着明亮的笑意:“表姐,他跟你不配的。”

    “滚。”苏于婳淡声。

    “好嘞!”

    完成了自己使命的苏游,走得干脆利落,没有一个人拦得住他。

    走到门口时,他又回头笑道:“对了,隋帝陛下,你最好不要杀鱼非池,南九的箭,正对着您呢,如果您这时候死了,就是国丧,我表姐可是要背骂名的。”

    他笑得真好看,坏小子的模样。

    隋帝已经气得连站都站不住了,胸口剧烈地起伏,他凶狠地看着鱼非池:“你到底做了什么?”

    “很简单,把情报传错了而已。太子殿下允我全权处理前线之事,我自然不必向你们禀报商量,我不过是把战事发动的时间,向笑寒说得提前了一点,这样,他就陷入了被人围攻的局面。”鱼非池带着笑意,“我韬轲师兄,此时应该正想着办法,彻底把歼灭云梁郡的二十万大军,那可是好多好多的兵力啊。”

    “你到底要怎么样?”上央也心急,那不是开玩笑的,真正的事关国体!

    而且他也确信,鱼非池说的绝不是假话,把她逼得狠了,她真的做得出来这样的事。

    鱼非池扬起下巴,笑得很桀骜:“五年之内,石凤岐若是没有遇到真心想娶的人,你们不得再以任何手段逼他成亲。”

    “如果他遇到了呢?”上央又问。

    “那我就真心恭喜。”鱼非池说,“上央先生不会以为,我是为了得到石凤岐,所以才定下这个条件吧?”

    上央知道鱼非池不是,她只是不想让石凤岐被迫着去娶别的女人,不想让石凤岐此后的人生都要与一个不爱的人一起渡过,她只是爱石凤岐,所以要让石凤岐过得好,于是,连大隋战事都可以拿来利用。

    这才是真正的无所不用其极。

    “答应吗?隋帝陛下。”鱼非池望着隋帝,终于有一次,轮到鱼非池拿到筹码,逼隋帝低头。

    隋帝一口血呕在喉咙里,看着鱼非池久久无语,他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悲哀,他竟然会被一个丫头算计到这等地步!

    “寡人,答应!”隋帝的声音很压抑,要让一个当惯了国君的人低头不容易,这位国君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能放下尊严,放下傲慢,放下久居高位的优越感。

    “谢陛下。”鱼非池冲他点下头,从袖中掏出一封信,扔给上央:“所有的方法在这里面,上央先生照着去安排就可以,放心,我不会把大隋怎么样的,你们依旧可以信任我。”

    上央接过信,一刻也没耽搁,把隋帝扶起坐进轮椅就立刻离去。

    真正紧急危急的军情不同于别的东西,不能用信鸽传送,以免被人从中阻拦截,泄露了机密,只能派人千里加急地传送过去,上央不敢再延误时机。

    跟在上央身后的豆豆远远地看着鱼非池,脸上小心地露出笑意,她觉得,以前在戊字班里天不怕地不怕,惹事儿就惹大,闯祸就要闯猛的那个鱼非池,又回来了。

    真好,鱼姑娘,你回来了。

    太子府内只剩下鱼非池,苏于婳,石凤岐三人,苏于婳笑看着鱼非池直摇头:“小师妹啊,我没想到,你真正硬起心肠来,可以这么狠,师姐佩服。”

    “师姐不怨我坏了你的喜事就好。”鱼非池平淡地声音说道。

    “为什么要怨,怪我技不如人没有算到你的手段而已,你们慢聊。”苏于婳笑着走出去,根本没有抬眼看一分这满府的狼藉,也没有为自己失去太子妃的头衔感到可惜,若真说她有什么遗憾的地方,不过是她不能如愿以偿地得到大隋更稳固的平台。

    可是如她所说,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怪的。

    最后终于只剩下了鱼非池与石凤岐两人。

    他笑看着鱼非池许久,本来,如果鱼非池不闹这一场,他也会当初掀桌子离开,不管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烂摊子会有多难收拾,他也不想逼迫自己做如此有违心意的事。

    他先前微微的低头不是准备与苏于婳夫妻对拜,他是准备向隋帝请罪。

    只是还没等到他说话,鱼非池已经提前把这一世“搞砸”了,正好,石凤岐立刻借着此事,顺着竹竿就上了天,婚事作罢。

    他对着鱼非池说:“所以这些天你一直很忙,从早到晚,从晚到早,不曾停歇,就是为了加快这场战事,做成今日之局,是吗?”

    “太子英明。”鱼非池站得累了,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坦坦荡荡。

    “你这么拼尽全力,是为了我吗?”石凤岐也坐下来,看着对面的鱼非池。

    “是。”鱼非池大方地承认。

    “为什么?”石凤岐慢声问着她。

    “以前你对我爱而不得,我有愧疚,所以想帮你一把,就当是补偿你了。”鱼非池早已想好了措辞和借口。

    “鱼非池。”石凤岐突然喊她的名字,慵懒着身形坐在椅子上,地上是新郎和新娘的喜服,看着喜庆,看着也好笑,他微微眯起眼,带着些邪气:“如果我不猜错,云梁郡根本没有失守,也没有人被人围剿,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