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关你屁事

淡看浮华三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商夷承受着两重大败,对大隋的战争,他们失去了白衹一半,对南燕的战争,他们失去了苍陵的一半。

    商帝已有许久,没有受到过这样的重创了。

    商夷国,也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了。

    所以商帝很不开心,帝君不开心,总是有人要倒霉。

    而初止这个引发一切事端的罪魁祸首,不止失去了商帝的宠信,还被革去了在商夷国朝堂上的官职,商帝把他贬去了苍陵,理由是,他本就是苍陵国的可汗,如果不能将苍陵的事解决好,就一辈子也不要想再踏入商夷的王宫了。

    杀了初止也比这个惩罚来得痛快,对于权势无比渴望的人,失去了高官与权利之后,会过得生不如死,你或许会对此话存疑,但是你要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人,视权力如性命,终其一生,都在追逐着权力的巅峰。

    做不成男人初止,又失去了他渴望的东西,他的人生,显得狼狈落魄。

    这个消息传到大隋的时候,鱼非池显得无动于衷。

    “小师妹难道已经料到了商帝会这么做?”苏于婳问她。

    “当然,且不论初止这个可汗是怎么得来的,他都是苍陵现在最名正言顺的可汗,如今的苍陵是多国混战,不再归属于商夷也不臣服于南燕,后蜀拿下他们也还需要一段时间,那么自由之民的苍陵人,需要一个可汗,一个带领他们的人,初止是商夷能派出的最合适的人选。”鱼非池翻着信,慢慢说。

    “可是初止在苍陵的声望并不高,怕是难以服众,也就起不到太大作用了。”苏于婳拧眉道。

    “他此去又不是让苍陵听他号令的,商帝不过是想阻挡住后蜀的步伐,为他们争取时间重新调兵,那么初止只要起到这个作用,就足够了。”鱼非池说着笑了一下,“他变商夷的废子了。”

    “想不到,我们七子之中,也会有落到如此地步的人。”苏于婳笑道。

    “他能力本来不差,只不过太过渴慕权力,渴望声名,忘了正事。三姓家奴,当然不会有好结果。”鱼非池用在初止身上的话,没有一句是不重的,她是再也不会把初止当师兄看了的,无为七子中出此败类,令人不耻。

    “你们可有考虑过,此事过后,大隋怎么做?”隋帝打断他们的闲聊,出声问道。

    “陛下的意思是……”苏于婳问一声。

    “就是字面意思,他们闹他们的,咱们总不至于坐在这儿吧?”隋帝笑道。

    “我建议休养生息,这一回我可不是跟小师妹对着干。”苏于婳笑道,按了一下鱼非池的胳膊,说道:“大军刚刚拿下白衹,若是稍事歇息可以缓一缓,也能对军中有个清点,粮草的补给之事也能跟上,正好趁着商夷这会儿也没有动战的念头,我们可以把准备做得更充分一些,以备下次战事。”

    “说得在理。”隋帝伸了伸胳膊,“这段时间,你们也都忙坏了。”

    “不敢当,为陛下效力。”几人低头应话。

    “这样吧,放你们几天假,休息一下,等看一看苍陵的情势,我们再安排下一步。那个瞿如,该怎么行赏就怎么行赏,小胖子,这件事交给你去办。”隋帝说道。

    鱼非池轻轻笑起来,就知道当初一定要把瞿如保下来是正确的做法,这会儿连隋帝也都已经认可他。

    “鱼丫头留下陪我用膳,你们下去吧。”隋帝照例说道。

    “老胖子,你是我爹诶!”石凤岐一开始还觉得隋帝这偏心偏得蛮有意思,时日长了竟有种自己不是他亲生的错觉。

    “你还是记得我是你爹哦?赶紧滚!”隋帝骂一声,带着鱼非池就下去用膳。

    石凤岐看着他们两个,莫名其妙,问着上央:“她真不是老胖子的私生女?”

    “公子,你希望她是你妹妹吗?”上央反问着他。

    “嗯……老胖子一生为人正直,从不拈花惹草,绝不可能有私生女这样的事,是我不对,我先走了啊。”石凤岐连忙要逃。

    “等等。”上央跟过来,“我听说你前日去了明玉楼?”

    “笑寒这也跟你说啊?他到底帮谁的啊?”石凤岐红了耳根。

    “明玉楼的姑娘怎么样?”上央与他并肩慢慢走出宫。

    “不……不怎么样。”石凤岐在这种事情上,与外人说起时,总是有着迷之羞涩。

    “听老鸨说你扔了一沓银票就走了,没叫姑娘?”上央估计也变成了八卦小能手。

    “啊……所以我说不怎么样嘛!”石凤岐恼火道:“你问这干嘛呀?你又不去嫖!”

    “只是想着以前的公子从来不会出入这种场所,现在居然也会流连烟花柳巷之地,有些欣慰。”

    “你欣慰什么?”这走向不对诶!

    “至少证明公子不是喜欢男子的,唉呀,近来朝臣为此事操碎了心,公子你年纪也不小了,身边没一个女子,大家都在猜你是否有断袖之癖,暗中来找我询问,我也是很无奈啊。”上央忍着笑意,长吁短叹。

    石凤岐听得目瞪口呆,最后气得鼻子都歪:“你说,你跟我说是哪几个人在嚼舌根,我去跟他们好好聊一聊这断袖之癖,我让他们断胳膊!”

    “嗯,不能说,公子慢慢坐,我先回去了。”上央摇摇头,笑着退下。

    背对着石凤岐的时候,笑容慢慢放下,眼神有些沉重的样子。

    也许是无心,也许是有意,大家闲下来的这几天,朝堂上除了日常的各种杂事碎嘴多舌地讨论着之外,还多了另一个议题。

    议题说啊,咱们太子掐着指头算一算,这已经二十有四了,想陛下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已与先皇后成亲多时,咱们太子这孑然一身的,怎么都不是个事儿,所以,众卿便问:太子殿下,准备何时成亲呀?

    太子殿下曰:“关你屁事。”

    众卿被骂了一脸唾沫,甚是委屈:“如今民间都知道太子殿下乃是我大隋的英雄,英雄当配美人,太子殿下年纪也不小了,大隋上下都盼着看殿下成婚呢。”

    太子殿下曰:“咸吃萝卜淡操心,关他们屁事!”

    “殿下,这话就不对了,到您这年纪的男子,本就该成亲了,不然……也总不好嘛。”众卿哄笑,面色古怪,不大好把石凤岐前去逛窑子的事拿到这朝堂上来讲,那也太不给石凤岐面子了。

    石凤岐冷着脸,冷着眉,冷着眼,冷冷地看着上央。

    上央老神在在,目不斜视地看着隋帝。

    隋帝胖滚滚的身子瘫在椅子上,看着折子。

    大家伙儿见陛下没出声反对这事儿,觉得有戏,继续讨论得热火朝天,已经开始想哪家的女子适合成为太子妃,或者,咱先不立太子妃也行嘛,侧妃也是可以的。

    他们不是很敢讨论太子妃这位置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家中的闺女嫁给石凤岐跃上枝头,而是他们知道,那上央先生后边边儿站着的鱼姑娘,乃是上一任太子妃。

    虽然如今的太子不记得了,可是人家鱼姑娘没忘记啊,若是太过明目张胆地讨论太子妃之事,那不是甩着巴掌往她脸上扇耳光吗?还是噼里啪啦带回声儿的。

    以鱼非池今时今日在大隋的地位,谁也不敢这么放肆。

    鱼姑娘呢?

    鱼姑娘她眉目低垂,面带笑意,拢在腰间的双手轻轻交握,安静地一句话也没有,只听着众卿们的小声议论。

    站在她旁边的苏于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鱼非池眉目不动的侧脸,叹一声小师妹好定力,她此时内心只怕翻江倒海,刀光剑影,竟也能忍得下来,不露半丝。

    石凤岐见鱼非池如此安然的样子,内心有轻微的受伤,呵,果然是个对自己毫无情意的女人,听到这样的事,连眉头也不曾抬一下,根本就像是与她无关一般。

    下了朝,五人照旧往御书房走,鱼非池的神色始终未有半分变化,就那么淡淡的静静的,与她无关的样子。

    “他们准备让我娶妻,不知鱼姑娘怎么看?”石凤岐忍不住,闷声问她。

    “拿眼睛看呗,还怎么看?”鱼非池像是觉得他这问题问得莫名其妙一般。

    “你也想让我立个太子妃吗?”石凤岐继续追问。

    鱼非池想了想,神色认真的样子。

    石凤岐一看有戏,眼巴巴地等着。

    鱼非池想了半天之后,说:“我只负责政事,或者战事,太子殿下您这私事,我管不着,不在我理事的范围之内。”

    “你想了半天就想这个?”石凤岐气道,“我要娶太子妃诶,太!子!妃!诶!”

    “我刚刚只是在想,您这个事,该划到政事里还战事里,想了想,怎么都不在这两事范围之内,所以,太子殿下您冲我发的这火,有点不太对啊。”鱼非池笑声道,“再说,又不是我叫你娶妻不是?”

    石凤岐被她的话一堵,竟觉得无处反驳,瞪了半晌的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看着鱼非池慢慢走开,他站在那里,莫名地觉得很愤怒,很生气,很火大。

    却又不知为何火大。

    难道自己真的又喜欢上她了?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