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四块石头是他爹?逗呢

淡看浮华三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来奇怪,鱼非池听到商帝与西魏女子联姻之时,第一个念头竟然是那温暖怎么办?

    爱商帝爱到死去活来,却不忍心伤害卿白衣一片真心,最后宁可一死成全卿白衣的温暖,她该怎么办?

    她还活着啊,虽然形同已死。

    她现在还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卿白衣日日守着个活死人活得如同行尸走肉,商帝却敲锣打鼓地开始迎娶别家女子,是不是太讽刺了些?

    可是后来她转头想想,那是商帝啊,商略言已认定了温暖已死,所以他再娶什么女子都算不得什么吧,更何况,他后宫中的女子本来就多啊。

    温暖啊温暖,是他心头朱砂痣,但也只是放在心头罢了。

    有什么样的女子,比得过天下大业重要?

    西魏女子与商帝成婚,对白衹来说,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西魏与商夷的联姻使他们的联盟更加稳固,这也是商夷对白衹放出的信号,商夷已经失去了耐心,不再愿意这样耗下去了,白衹最好早结做出决定。

    鱼非池想了想,问道:“这婚事,是韬轲师兄提出的,是吗?”

    “小师妹果然还是如当年那般机敏。”窦士君笑道:“大概,这是韬轲师弟最后的仁慈吧,给了我一个预警,让我早些做出抉择,不要把他逼到最后出兵攻打我国的份上。”

    “还因为绿腰。”鱼非池苦笑一声,“商帝把绿腰囚禁在宫中,以此要挟韬轲,说韬轲心里没有怨,那是不可能的。韬轲明知商帝心里头住着温暖,还故意让他联姻,算是对商帝的小小报复吧,哪怕他身边娶回去的女人再多,也换不回一个当年送走的琉璃美人温暖。”

    “儿女情长,与家国天下若是纠缠在一起,很多时候,注定都是悲剧。”窦士君见鱼非池情绪稳定,给她倒了一杯酒,说,“这是白帝最爱的梨花酿,白衹上下唯王宫中有几坛,他送了我一些,今日让小师妹尝尝鲜。”

    鱼非池接过酒,酒很清醇,不似普通的酒水那般刺人喉咙,微带些甜味的酒水浸过舌尖滑入喉咙时,像是一道清凉的线,喝着舒服甘甜。

    放下酒杯,鱼非池看着他:“那大师兄,你真的准备让季瑾将军嫁给初止吗?”

    “其实季瑾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娶她的人可以保证白衹不遭战火涂炭。”窦士君面露苦色,“我们自是知道保不住白衹,可是,至少要保得百姓太平,不是吗?”

    “师兄啊……”鱼非池轻喃一声,低头转着手中的那洁白如玉的小瓷杯,“师兄你觉得,初止是一个能保得白衹百姓不受战火的人吗?”

    “初止师弟并不是此事关键,关键在韬轲,如果韬轲不能让大隋退兵,那么,这桩婚事也就毫无意义,反过来说,如果大隋希望得到我白衹的土地,也就要足够强的力量让商夷退兵。”窦士君说到这里时,露出些狡黠的笑容。

    鱼非池明白了,说道:“所以这桩婚事是一个平衡点,再次使两方力量平衡起来,西魏以一桩婚事得到商夷的全力相助,白衹也以一桩婚事重新保持平衡。”

    “是的。”窦士君道,“季瑾不是普通女子,她是我白衹大将,手握重兵,又是名门之后,在军中极有威望,如果季瑾出嫁,代表着的是白衹军方的意思,代表的是我白衹放弃最后的反抗,这其间的意义,哪怕是真的有一位公主在,也敌不过她重要性。”

    “于是这门亲事就显得越发重要,除非商夷与大隋两国拿出足够多的资本与力量,让你看见,让你信任,否则,你不会轻易让季瑾嫁给任何人。”

    “没错。”

    “可是季瑾终究会嫁给别人,这就如同出题一般,你出了一道难题,可是以韬轲与初止之才,再加上大隋隋帝与上央之智,他们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鱼非池难过地看着窦士君,不管再怎么兜圈子,注定了的结局还是逃不掉的。

    “好过起狼烟。”窦士君拂过宽大的长袍,几道竹影落在他的袖子上,像是一道道暗影的花纹,他是如此的丰神俊朗。

    鱼非池心想着,看啊,这就是七子的能力,不管再棘手的局面,再可怕的事情的,只要是无为山上下来的七子,他们都能在绝境中找到一丝求存的隙缝,他们永远是须弥大陆上最杰出,最智慧的人。

    窦士君起身送鱼非池出去,对她说:“我一贯晓得小师妹你不喜欢这些事,此次你能来看看我,我已是心满意足,至少不负当年岁月,同门情谊,所以小师妹不必再为大师兄担心,大师兄啊,真的很爱白衹这个国家,所以,为之竭力而死,也是甘之如饴的。”

    鱼非池转身拉着窦士君一角袍子,轻声说:“是不是让白衹不要起战事,百姓不要被涂炭,大师兄你就满足了?”

    “是啊,现如今,我还能奢求什么呢?”窦士君看着她这熟悉的小动作,笑得很是欣慰。

    以前在学院,鱼非池跟别的人倒都是凶巴巴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耍起流氓来石凤岐都要敬她三分好汉。

    唯独对自己,她总是把自己当成兄长看待一般,尊敬又亲切。

    两年过去,小师妹还是当年的小师妹,可是他们这些人,已不再是当年的他们了。

    与在后蜀,南燕都不同,鱼非池来到了白衹,她终于遇上了她不想遇到的事情,所以她的情绪会失控,心情会难过,那种万事无力挽回的绝望感,都足足使她想转身逃避这一切,不管是窦士君也好,韬轲也罢,甚至初止都算,其实他们自我身的目的都没有错,各自为政而已。

    只是矛盾终究要尖刻地相对,爆发,现在的白衹,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还有更多的决裂,在后面等着他们七人。

    鱼非池走在回去的路上,一路的花影轻摇,她听到有人在窃语,她不喜听人墙角,本未准备驻足想转个方向就走,结果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石磊啊,你能不能假假地把那季瑾娶回去,再偷偷地把她送回来,还给我大师兄?”

    “公子,你是不是去了一趟南燕和后蜀,把脑子给弄坏了,娶季将军那是天下皆知的大事,我怎么假假的娶,又怎么偷偷的送?你当天下人是瞎子了?偷龙转凤这种事情干一次就够了,你还干上瘾了是不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低沉浑厚,对石凤岐骂了几声。

    “四块石头,我同你讲,我好烦啊。”石凤岐的声音透着疲惫,音调拉得很长:“我大师兄人很好的,我不能眼看着他陷在泥潭里都不出手帮一把,那还叫什么兄弟?可是我二师兄人也不错的,痴情的汉子,在学院里跟我关系也不错,更不要提向暖公主了,那是个好公主的,就连初止也没错,西魏那地方不赶紧跟商夷结盟,大隋马上就要把他们吞了,四块石头啊,你家公子我心里头好苦啊。”

    “公子我觉得这是你自己作的诶,你当年不跑出家门,老老实实跟我在武安郡呆着,不啥事儿都没有了吗?”四块石头显然没把石凤岐当个正经公子看。

    鱼非池暗暗听着叹声气,惊动了那边两位高手,一声低呼:“谁!”

    “我啊。”鱼非池走出来,瞧着眼前这位个头不高,长相一脸憨厚老实的中年男子:“您就是传说中的石凤岐他爹啊?”

    他爹显然有点蒙,不知道咋接这话,直直地望向他公子。

    他公子尴尬地干笑两声:“哈哈哈,咳咳,是啊,我爹,武安郡,石磊。”

    “石伯父好。”鱼非池点头行礼,又歪头看向石凤岐。

    石凤岐被她看得全身发毛,赶紧挤眼睛让石磊先下去,自己揽过鱼非池肩膀:“哈哈哈,你去大师兄那里聊得怎么样啊?”

    鱼非池肩膀抖一抖,抖掉他的咸猪手:“不怎么样,怎么我跟你爹刚打个照面,你就让你爹先回去?”

    “这不是天色已晚,我心疼我爹年纪大了,让他早些回去休息,免得染了风寒嘛!非池啊,你看今天晚上的风也冷,霜也重,你不要冻着了,走走走,我带你回去休息啊。”石凤岐拖着她就走。

    “我自己走,什么玩意儿!”鱼非池骂一声,甩开他的手自己走到前面去了。

    傻子才信石磊是他爹啊!

    有爹管自己儿子叫公子的吗?

    有儿子管自己老爹叫四块石头的吗?

    逗谁呢!

    石凤岐觉得这白衹真是个祸害之地,不止祸害了窦士君那么个好人儿,还祸害了他与鱼非池。

    可是再怎么祸害,这鬼地方他也是要来的啊。

    他的目光远眺,望向了窦士君的院子,几把竹子子伸出了院墙摇摇晃晃,石凤岐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大师兄啊大师兄,若老五我做出什么事来,你能不能原谅老五我也是不得已?

    就目前而言,最让人讨厌的话,就是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