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刑

淡看浮华三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城门处因为挽澜小将的突然发难,引发了小小的骚乱,不过人们虽然尊敬余大善人,但更敬畏挽家,毕竟挽家才是真正扛起南燕的那根顶梁柱,哪怕今日行事的是挽澜这么个小屁孩儿,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多话。

    众人只是低语几声,也不曾上前阻拦,不会有人为了一个大善人而开罪南燕的功臣挽家的。

    挽澜骑在马上,个子小小,但气势很足,挥手之下让人将余岸从马车绑了下来,带回了刑部。

    刑部是什么地方?是审重犯的地方,是有进无出的地方,是音弥生的地方。

    鱼非池站在人群中看着余岸一边被人驾走,一边还能温和仁善地向百姓挥手示好,也都有些佩服此人的心性之坚。

    余岸被抓,罪名却未定,音弥生与挽澜,还有石凤岐与石凤岐,四人看着被关押在牢房中的余岸,都有些为难这个罪要从何处定,才算是好入手,总不好说他是做了善事让人看着心里不舒服,所以把他抓住了。

    好在鱼非池从来也不太爱按常理出牌,既然你来我往地过招太过缓慢,还有可能牵扯到其他人,那么鱼非池也是很乐意用另一种方式了结他与余岸之间的小小矛盾的。

    仗势欺人这种事,她偶尔做一次,也是很顺手的。

    更何况,现实南九失踪,鱼非池也再没什么好性子好耐性跟这恶心人的余大善人慢慢磨,真相是什么,都不是很重要了,银子在哪里,也随他便,所谓大义,也该是在能保护自己的亲人作为前提之下。

    鱼非池没有善良到愿意牺牲自己人,去挽救别人的这么崇高伟大。

    她就是个小人物,小人物图的就是自己那点小事儿,自己那点小事儿稳稳妥妥了,她才会看看有没有什么大事,是她愿意侧目注意的。

    现在自己那点小事儿都没处理好,自己的亲人都下落不明生死未知,不能再指望鱼非池心疼天下其他人。

    交不出南九,她跟余大善人,不死不休!

    她看着余岸一会儿,在牢房在地面上捡了粒石子夹在食指与中指中间。

    石子是花岗岩的碎石,尖利且硬,鱼非池握紧拳头,再稍微用力捏一捏,感受了一下石头的硬头,头也不抬,口中淡声问道:“南九在哪?”

    被吊在半空中的余岸神色迷惑的样子:“在下不知姑娘说什么,什么南……”

    “哐!”

    猝不及防,无人想到,鱼非池半点废话也没有,直接一拳打在了余岸脸上,打得吊在半空的余岸都晃了几晃,铁链发出阵阵金属碰撞的声响。

    鱼非池指间的石子划破了余岸的脸,一道血迹顺着他脸皮流下来。

    大概也是没想到鱼非池这般粗暴,余岸一直仁善的皮囊都愣了一愣,然后才重新拼凑了一个仁慈的笑容,看着鱼非池。

    鱼非池松松手指,继续低着头,重新把石子的位置放好,再握成拳捏一捏,依旧是平淡而自然的声音:“南九在哪?”

    “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人……”他继续笑声说。

    “哐!”

    鱼非池再一拳,这不比当年打在石凤岐身上的拳头。

    鱼非池很精准地知道余岸脸上的颧骨在哪儿,颧骨与石子相撞时他的痛楚会是几分,只是她面容过份镇定,好像只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再对比她如此粗暴的动作,显得有些……诡异。

    仿是觉得石子夹在指缝中间打人她的手有点疼,所以她松了松手指,抬眼看着余岸,眼神平静:“南九,在哪?”

    “我没听过这个人!”

    鱼非池扔了石子,甩甩因为打人打得骨节发红的小手,翻出随身带的小匕首,在余岸的脸上比划了一下,专心认真地在余岸额头上刻了一横一竖,她一边刻,一边继续用平稳得没有一丝颤抖和情绪的声音问:“南九,在哪?”

    鲜血瞬间爬满了余岸的脸,他痛得惨叫,依然高喊着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石凤岐大手一捂,捂住了挽澜的眼睛,不让这小孩子看这般残忍的画面,他自己都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心一意折磨余岸的真是那个平日里懒散到无边无际的鱼非池。

    她好像换了个人,变得万分残酷,不带感情。

    挽澜小朋友受了惊,小脸变得惨白,但自小严格的训练让他不至于像其他孩子一般失措大哭,只是咬着粉嫩的嘴唇不敢出声。

    鱼非池退一步,看着脸上全是血,但依然嘴硬的余岸,说:“你们出去吧,我跟余大善人好好聊一聊。”然后匕首在她手心里挽出了一朵花。

    “非池……”石凤岐知道鱼非池是要逼问余岸,问出南九的下落,可是总是有点担心她此时一个人会不会应付不来,余岸毕竟不同于以往的人。

    鱼非池只是转头对他们粲然一笑,背后是血淋淋的余岸,她的笑容似是血中开出的花:“南九是我的人,我的。”

    石凤岐与音弥生对望,都不说话。

    “我就在外面,随时可以叫我。”石凤岐说着一把抱起挽澜,把他小小的脑袋按在自己肩头上,不让他看一脸是血的余岸。

    刑室里的余岸已是一个血人,鱼非池像是最顶尖的刽子手,对余岸身上的每一处痛点与软肋都清楚明了。

    她卷起了袖子,小巧的匕首在她手中成了最锋利的屠刀,只要时间充分,鱼非池可以从头到尾将余岸的皮肤一点点地剥离下来,再完整地拼凑成一个人形摆在地上。

    而她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单一得像是在复读一般:南九在哪。

    余岸脸皮上那种虚伪得令人作呕的笑容再也撑不起,开始愤恨的咒骂,骂着鱼非池有种跟他好好斗一场,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

    鱼非池也懒得跟他口舌,谁要做英雄好汉了?她就是个无耻卑鄙的小女子,用尽恶毒手段达成目的,跟他这样的人,还讲什么仁义礼信不成?

    她收了匕首,用铁钳夹起火炉中烧得通红的铁块,这刑室里最方便之处便是各类刑具齐全,普通人看一眼,都会生寒,鱼非池用起来很是顺手。

    她夹着通红的铁块,没有多话,也不给余岸什么准备的时间,直接了当地烫在他身上,发出烤肉的胡焦味还冒着阵阵青烟,而她依然只问一句:“南九,在哪?”

    “你想救他,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余岸终于松口。

    “哦?我看不出,你现在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鱼非池挑断他手筋,挟几分冷笑。

    “嫁给音弥生,我就告诉你南九在哪儿。”余岸痛得脸上的肌肉都在痉挛抽搐,说话也都不利索,口水都流了出来。

    鱼非池眸光微微发寒,手指扣住余岸的下巴:“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我嫁给音弥生?”

    “你以为,南燕真的是你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吗?”余岸狠狠啐了一口唾沫。

    “有趣,我若是不嫁呢?”

    “南九必死无疑!”

    “那你可就惨了,不管是谁向你泄漏的南九的风声,我都要告诉你,南九与我互种舍身蛊。他如果死了,我立刻就能知道,但我却不会立即杀了你,我会慢慢地折磨你,我可以让你活上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时间,在你每一次快要死掉的时候,便让人救活你,给你养好身子,然后我再继续剥你的皮,削你的肉,饮你的血,你信不信?”鱼非池笑着对他说。

    余岸神色惊恐地看着鱼非池,好像眼前这个容颜如花的女人是个怪物,比天下任何毒物都要可怕,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

    他在进城之前设想过鱼非池对付他的无数种招数,却怎么也想不到,她会用如此不讲道理,粗暴野蛮的方式对付自己。

    她竟然说服了挽平生。

    如果没有挽家做鱼非池的后盾,鱼非池无论如何也不敢这样轻易动余岸,因为站在余岸身后的,是关系到南燕朝堂一半的大臣。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这么多年的银子去了哪里吗?”他说出这句话,就是承认了利用奴隶之事敛财,但此时对鱼非池来讲,银子在哪里,根本不是她想知道的。

    所以鱼非池很自然的略过,手指划了划余岸的脸皮,又捡起了匕首:“你这些年来,愚用南燕百姓的善心,利用奴隶赚钱,你说,我若是在你脸上刻一个奴字,算不算是对你的惩罚和报应?”

    “你!”余岸挣扎了一下,铁链发出一声哗啦的响声。

    “我只要知道南九在哪里,余大善人,你想好了吗?说,还是不说。”鱼非池在余岸脸上找了块地方,就准备下手刻字。

    “南九的下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杀了我,他就只能慢慢等死!”

    鱼非池一刀下去,割破了余岸的脸,她开始在他脸上刻字。

    “我奴字刻完,你如果还是不说,我再想想办法。不着急,我觉得,比起南九来,你现在更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能不能在我手中活下去。”鱼非池一门心思地在他脸上刻字,神色放松,好像真的把这当作一场娱乐和放松一样。

    余岸一声声惨叫,咒骂着鱼非池是个怪物,鱼非池置若罔闻,她恶事都做了,余岸骂她两声解气也没什么,反正她身上不痛不痒,痛的是余岸他自己而已。

    “我说!我说……”

    “早这样配合多好,也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奴”字未刻完,鱼非池收了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