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恭喜你们赢了

淡看浮华三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入夜的时候,鱼非池竟然破天荒地觉得今日依然不饿,没有下楼去动桌上那一桌散着香味的好菜肴,而是坐在房中静静地待着。

    明白的人知道她此时内心复杂,不动打扰。

    不明白的人觉得她今日情绪不对,想要安静。

    还有半明白半不明白的人,如商向暖与韬轲二人,知道一切要等石凤岐回来才有答案了,更不会在此时去惊扰鱼非池。

    天暗下来的时候,云客楼里来了人,门口有喧嚣声,鱼非池立时起身打开房门,快步走下来看,却不是她等着的人,虽然同姓石,可这个人是石牧寒。

    与石牧寒同来的还有另一个人……如果,这也还能称之为人的话。

    林渺儿被斩去了四肢,抬在木板上,她秀丽娇好的容颜被刀子划破,血尚未凝干,还有几处正往外冒着热血,眼神疯狂而绝望,发出呜呜的声音,她的舌头也被割了。

    她被抬进来时,一阵浓烈的血腥味直呛人鼻,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掩了掩鼻,皱眉不忍细看林渺儿的惨状。

    鱼非池走到楼梯处看清来人时,已不再往下走,只站在那处,看着已被折磨得失了人样的林渺儿,也看着石牧寒:“二皇子这是什么意思?”

    “林渺儿三番两次挑衅无为学院贵客,屡教不改,不思己过,在下代林父稍事教育了一番,今日带她上门,向鱼姑娘你请罪。”此时的石牧寒早已没了在凤宫里时不甘而愤怒的神色,他一如既往,谦谦有礼的君子模样。

    只是当他如此有礼温和地送来一具人彘给鱼非池时,这谦谦模样显得分外可怖。

    林皇后对石牧寒说,带着厚礼,前去赔罪。

    石牧寒带来的厚礼便是林渺儿,都分不清他到底是来向鱼非池赔罪的,还是来恶心鱼非池的。

    鱼非池看在在木板上痉挛抽搐的林渺儿,觉得这很荒谬,她用尽心思要把林家拉下水,要把石牧寒拉下水,要成全石凤岐今日全部的计划,最后呢?

    最后林家与石牧寒交出了一个毫无份量的林渺儿,就轻易把林家与他自己,拉上了岸。

    或者说,有人帮着把他们拉上了岸。

    “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如此折磨一个人?二皇子你为了向我摆个认输退让的姿态,便对自己的表妹下此毒手,难道是君子所为?”鱼非池此时的心思并不在这里,林渺儿落得如此不人道的下场也非她想看到的。

    诚然林渺儿这位姑娘她脑子不好使,用来用去都是些后宫中已淘汰了的小手段,惹得鱼非池心中生烦,但依鱼非池的性格,万不得已了,大不了给人一刀,图个清静,何苦如此对一个人,把她折磨得如此凄惨?

    而且这个人还是石牧寒的亲表妹,听说是一起长大的,面对自己的亲人都下得去如此狠手,当真只能夸一声原来宫中手段远非鱼非池所认为的那般落后,他们的残暴与无情,比任何一本史书上所记载的更为可怕。

    石牧寒撇头看了一眼林渺儿,眼中冷色哪里还看得出,往日里他一口一个温柔的“渺儿渺儿”,如同看只不值得同情的死物。

    他抬首时竟还能微笑,好像今日所有一切事都与他无关,他也不知情,今日前来真的只是为以往林渺儿的错事前来道歉,看着鱼非池的目光诚恳:“如果杀了林渺儿,能使鱼姑娘心情愉悦,在下愿意为鱼姑娘效劳。”

    刁钻的话,若林渺儿今日死了,那便是石牧寒为了哄鱼非池开心才取林渺儿性命的,鱼非池又要落个草菅人命的骂名。

    罢了,反正骂名那么多,再背一个也无妨,鱼非池心想。

    “南九,送她上路。”鱼非池淡淡道。

    南九动手利落,林渺儿几乎未有什么察觉就去了。

    林渺儿死的时候,眼中竟有些解脱和感激的神色,或许对从未吃过苦头的她而言,被削去四肢,割了舌头,毁了容貌地活着,还不如死了来得轻松吧?

    “二皇子若无他事,还请先回吧。”鱼非池说着要转身上楼。

    “鱼姑娘。”石牧寒叫住她,“石兄去了哪里?”

    鱼非池握着楼梯扶手的手指紧了紧,眼皮微抬,声音都冷了下来:“石牧寒,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若真的要一再试探,我也会让你知道,探到底之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见鱼非池语气骤然不对,商向暖赶紧站出来拦在石牧寒前面,打断了他死死盯着鱼非池的身影,带几分逐客之意:“二皇子,我师妹今日受了惊吓有些累了,你若无事,就请先回去吧。”

    石牧寒本还想再试一试,鱼非池到底本事大到何等地步,是不是真的会如林皇后所言的一般,他今日的计划会必败,败于鱼非池石凤岐之手,可此时他显然不适合再问下去,所以不再多话,礼数周全地向众人告辞,退出了这里。

    她走后,商向暖有些担心地看向鱼非池,小声说道:“师妹,要不要出去找石师弟?”

    “不用,他会回来的。”

    “你们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商向暖问出了很多的疑惑,从鱼非池那天主动去找上林渺儿开始,事情就变得扑朔迷离,谁也看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这场变故将这扑朔迷离推至了顶峰。

    好像知道真相的人只有司业,隋帝,上央与石凤岐,就连鱼非池,他们都不清楚,是不是真的知晓全部的秘密。

    鱼非池不说话,只抬头看了一眼司业的房间,她知道,三位司业就在那间屋子里,只要她冲进去,就能问清原由,问他们为什么要出手阻止自己与石凤岐,问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问他们把石凤岐逼到这般地步的理由是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有做,什么都晚了,问再多也没有用。

    这一晚谁都不敢睡,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便都坐着枯守,毕竟是同门拜师的师兄弟,他们都在担心着,今日那个无比反常的石凤岐,到底出了什么事。

    雪下得太大了,压得屋顶都发出“嘎吱”的声音,后来听得烛花一声爆,油灯亮一亮,漆黑的夜里,石凤岐握着那把长枪,终于满身风雪归来。

    司业的房门打开,三个老头儿走出来,与他们一起出来的人还有上央与隋帝。

    他们不说话,走到楼下,看着站在门口却不进来的石凤岐。

    石凤岐脸上还有未洗去的血迹凝成暗红色的血痂,白色的长袍因沾了血,又遇上寒风,冻得凝成一片僵硬地挂在身上,他背后一片狂风大雪,下疯了一般。

    他面色青白,紧抿着唇,那双向来爱笑的凤眼含着无尽的恨与怒,从这五人身上一一扫过。

    五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敢先开口,后来老教顶了一下艾幼微,把艾幼微推出一步,艾幼微满心怒骂,却只能对着石凤岐小心地说:“嗯……二皇子来过了,林家……嗯……林家没去。”

    石凤岐听了这话,冷寒如铁的脸上稍稍牵动了一边嘴唇,泛起一个嘲讽至极的笑容。

    而后双手握枪,凌空跃起,手中的长枪一挥,自半空中狠狠劈来,夹着万钧之力,似要劈天开地一般猛地打劈在了屋子正中央一张桌上,那桌子应声而裂,碎成木块散落一地。

    众人知这一枪气力有多强,立刻退散不敢靠近,远远看着石凤岐压着长枪在正中央,又看他缓缓站直身子,最后他两手一松,卸去全身的力气,连肩头都松垮,手指一张,抛了枪。

    他看着五人,这都是他最信任的人,最要好的朋友,最亲切的恩师,他不过是想杀了石牧寒,除了叶林两家,竟惹得他最信任的人联合起来,不惜代价,也要阻止自己,留下林家,留下石牧寒。

    是啊,从一开始,当司业们找上他,对他说叶家的事只是叶家的事的时候,他们就打算让石凤岐自己亲自把事情控制在叶家的范围内,不要动到林家与石牧寒。

    后来得鱼非池心思无双,巧妙一计便拖得林家与石牧寒下水,那就不再是石凤岐主动找上林家与石牧寒了,而是他们自己找死,开罪了鱼非池,得罪了石凤岐,石凤岐得到了足够充分的理由要对他们动手,所以他对鱼非池说,谢谢。

    哪怕石凤岐根本不知道,鱼非池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为什么要违逆学院的意思选择帮他。

    石凤岐准备得多好,早先那场石俊颜与叶华侬的婚事是重要伏笔,终于可以利用上,他的战神赋早已传给了该传的人,大家都在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等着将叶林两家,还有石牧寒一举除掉,然后便可尽情庆贺,石俊颜太子之位稳于泰山,再无人能撼动半点。

    可是,他们五人,用一封信,让隋帝去找林皇后,轻而易举地,易如反掌地,轻飘飘地,就止住了将要犯下滔天罪事的林家与石牧寒,让石凤岐失去了苦等十多年来的机会。

    后来那一切不过是,枉费心机。

    “太子石无双,公子世无双,恭喜你们……”他双手摊开,步子跄踉,对着五人,红了眼眶,满目浪荡,一声嘲笑……

    “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