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凤岐夜出

淡看浮华三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或许成大事者真的都是些不拘小节之人,所以叶华侬这种想要成大事之人,都能忍得下此时的难堪。

    在面色青白过后,她神色依旧镇定,也清楚地知晓,这一趟下山,司业们倒是其次,主要是为了这些弟子能开阔眼界,而这些弟子中又以鱼非池是他们最看重之人。

    所以她也能转身对着鱼非池堆满了热情与诚恳:“非池师妹,你帮师姐劝劝各位司业吧,师姐当初不懂事,说了些开罪司业的话,这会儿已经知错了,世间谁人不知无为山司业皆是孤高之辈,岂容我这么个晚辈肆意胡言?师姐也是诚心诚意来向司业们赔罪,你看,咱们好说也是相识一场,要不你帮我说说话?”

    “叶小姐误会,司业们的性格想来叶小姐也是清楚的,我一个弟子,怎么会劝得动他们,叶小姐若是真想赔罪,不如自己直接与司业们说吧,我今日有些乏了,要先回房休息,就不陪叶小姐多说话了。”鱼非池没什么做老好人和稀泥的雅兴,对着司业一拜,就准备上二楼回房去休息。

    隐约听得后面传来商向暖的声音,这位商夷国的长公主,她端庄更甚叶华侬,手段也强过她,甚至能忍的这份本事也不是叶华侬比得上的。

    她对叶华侬说:“叶小姐可能误会了,非池师妹向来不是个爱理闲事的人,无为学院也对臣子之事无甚兴趣,毕竟能与司业们对席长谈的人,只有大隋国宫中的那几位,还是请叶小姐与叶太宰回去吧。”

    这位来自商夷国的长公主,想来是不愿意看到大隋国上下与无为学院一团和气的,这里面的心眼与手段,多得实在是说上三天也说不完,令人好生厌烦。

    鱼非池倒在床上,想着今日那豆子面,在无所事事地叹了半天气之后,被子一裹,沉沉睡去。

    窗外的白雪一夜未停,看这架势是要下上许久了,半夜鱼非池躺在被子里,听得隔壁有轻轻的合门声,她睁开眼睛听了一下,又闭上眼睛。

    隔壁住的人是石凤岐。

    石凤岐望着已经打了烊安静下来的客栈,悄然打开客栈大门,惊动了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红灯笼在风雪里晃了晃,门口一辆马车已候着多时,小厮见了石凤岐安静地行了个礼,便挑开马车帘子迎着他上去。

    马车里还坐了一个人,此人倒也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出城去迎他们的宫中抄书先生,上央。

    石凤岐一见着他,便扑过去抱了他一下,拍拍他肩膀:“几年不见,你倒是越发清瘦了。”

    “你却是越来越高大了。”上央松开他让他坐下,又递了壶温过的酒给他,“怎么样,无为学院比你想象的如何?”

    “当然更有趣。”石凤岐长腿一伸,架在马车壁上,靠着软枕喝着杯中酒,笑声道,“不然怎么有资格立于七国之上,七国之中无人敢上前叨扰?”

    “你准备何时回家?”上央问他。